孕妇网购因给“中评”收到灵牌位

噩梦从一个“中评”开始

3月21日下午,记者在省城高新区一家企业楼下,见到了周丽,腹部明显隆起的她,甚至不敢再去看这个包裹一眼,因为受惊过度,走路都有些不稳。

周丽花了10多分钟列举了自己这段时间遭受骚扰的全部过程,言语断断续续,但都是长时间紧皱眉头。

3月份,周丽因为搬家,就在“淘宝网”上挑选家居用品,“3月中旬,就在一家店铺里购买了点东西,多是衣架和吸力扣,总共花了38块钱。”

付款、收货,一交易成功结束。

30_1jbfn9p9Q

周丽在检查货品时,发现木制的衣架上有一些霉点,不是很满意,“我没想太多,没打算给差评,就打算折中一下。”周丽给了一个“中评”,可她的噩梦偏偏就从这个中评开始了。

卖家要求改评价被拒

因为有早睡习惯,3月13日夜里21时许,周丽快临睡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“对方问我,是不是在淘宝上买了家居东西,我就想起了那家店。”周丽应允后,对方开门见山,表示自己是家居店卖家,看到周丽留下的“中评”后,怕影响生意,“希望我能改掉或是删除”。

周丽的丈夫接过电话称夜深了,有事白天再说,匆匆挂了电话。

可次日夜里,又接到这个电话,“对方问我可记得他,还是那个卖家。”周丽就直接说出,架子有霉点,有些瑕疵,自己是实事求是评价,但不会改掉或删除评价。

“对方就说了很难听的话,如果不删的话,就把我个人号码放到网上去,会不停被人骚扰。”周丽也没当一回事。

但此后,威胁电话伴着骚扰短信像洪水一样袭来。

骚扰电话、短信彻夜响起

30_1jbfnaXGg

周丽说,一到夜里,对方电话就不停打来,多是恐吓和威胁的话语,甚至又一次更让她难堪。

“我丈夫很生气,就索性不挂电话,把手机丢在一边不管,之后发现极为难堪。”周丽说,等丈夫再拿起电话时,发现电话那头正在故意播放色情电影声音。

终于,周丽只能一回到家中,就关掉手机,不予理睬。

但对方还是没有罢休,即便是上班时间,也会频频打来电话进行骚扰。

周丽特地将近期骚扰的电话打印出来,检查发现对方使用的号码均为网络电话,有的是来自广东深圳,“打来的电话一个接一个,言语污秽不堪。”

骚扰电话严重干扰了周丽的生活和工作,对方还是没有收手。

开始用周丽的电话在网上频繁注册各类会员信息,最多一夜之间,能收到148条短信信息。

“准妈妈”竟收到灵位牌

30_1jbfnazTu

3月18日之后,骚扰短信和电话终于销声匿迹。周丽甚至庆幸,自己终于躲过这一劫。

3月21日下午14时许,快递公司送来一份包裹,收件地址在周丽的公司,“是一个小盒子,很轻,我就纳闷,这段时间没在网上淘东西。”

周丽于是让同事代为打开包裹,自己在旁边看着。同事拆封打开,是一个小牌子,开始还没缓过神,“最后,同事吓得叫出来,说是灵位牌!”

怎么会有这种晦气的东西?!周丽拿起看了一下,确实是灵位牌。

记者看到,灵位牌是塑料制成的,包装完好,包裹里没有留下其他信息。

反倒是包裹的那联快递单页颇为怪异,上面有准确而详细的收件人地址和信息,并没有留下发件人过多信息,只有一个“超市代发”名称,遗留的手机号码还少了一位。

周丽的同事根据查询快递单号,发现是从深圳邮寄过来。

警方备案,买家也向客服“申诉”

面对这种报复,“准妈妈”周丽情绪再次激动起来,几乎要哭出声。

最后,在记者的陪同下,周丽拨打了报警电话,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后,也对周丽进行了询问和备案,由于暂时无法查找卖家的个人信息,民警建议周丽先与淘宝客服沟通举报,“近期如果还有骚扰,还是换个手机号吧。”

周丽告诉记者,在此前的不断骚扰中,自己也向淘宝客服反映并举报了此事,“但淘宝判投诉不成立,要我再次申诉”。

昨日下午,周丽再次收集了包裹以及电话、短信骚扰照片信息,向淘宝客服进行申诉。她又意外在阿里旺旺聊天平台上发现,卖家“小扣qq”已将其拉入黑名单。

卖家矢口否认,仍怪买家给“差评”

周丽说,在前期骚扰的那段时间,丈夫也跟与那名卖家交涉,可对方矢口否认干过“骚扰”一事,并发来消息,称“像你这样的买家是因果报应,是不是有在网上买东西给卖家差评了。”卖家甚至“提醒”周丽,“是不是在外面欠债,被人报复了”。

卖家死活不承认,但周丽知道对方心知肚明。

周丽信誓旦旦说,“我在网上购物也不多,只有这一次给了中评,而且在前期对方已经承认自己是家居店的卖家,也扬言要威胁我。”

周丽和丈夫都是公司普通职员,从未在外惹出什么麻烦,唯独这一次,跟从未见过面的卖家却结下“梁子”。

淘宝已展开倒查,若查实会处罚

昨日夜里,记者联系上阿里巴巴负责淘宝方面的公关经理航杭,佟经理表示,客服现在已收到申诉,并已经着手进行调查。

“如果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卖家干的,这种行为还是比较恶劣的,肯定会对卖家进行相应的处罚。”佟经理说。目前,客服在通过物流信息,“倒查”发件人信息,“必要时也会动用一定的技术排查手段。”

记者也了解到,由于相关调查还需要一段时间,暂时还无法出具调查结果。本报也将进一步关注此事。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孕妇网购因给“中评”收到灵牌位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